党委宣传部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学校主页
新闻动态更多>>
思政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政教育 >> 正文

杨叔子: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交融——兼论全面素质教育

2007年04月26日  点击:[]

摘要:本文首先指出了人类社会的历史实质上是一部文化史,时代的必然趋势是人文文化与科学文化的交融;接着,论述了人文文化是“为人之本”,科学文化是“立世之基”,指出了前者主要为后者导向,后者主要为前者奠基;再次,提出了文化蕴涵的四个方面,分析了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同源、共生、互通、不可分割,对其形而下的基层与形而上的顶层而言,则完全一致,而在知识这一中层,两者互异,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交互补;再次,提出了两者交融,在人生追求、知识、思维、方法、相互关系与身心健康诸方面,有利于提高人的素质;指出了文化蕴涵的四个方面也必须交融;最后,论述了学习、思考与实践三方面的紧密结合,有利于实现两者的交融,以实现创新与发展。

关键词:科学 人文 文化 教育 素质

人类社会的历史本质上是一部文化史、文明史。文化基本上可分为人文文化与科学文化这两种文化,它们在不同程度上的交叉与结合,形成了介于它们之间的各种文化。而所谓的教育,主要是文化教育。人文教育主要是人文文化教育,科学教育主要是科学文化教育。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是客观世界的辩证法。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既能赐福于人民,也可造祸于民,问题在于人如何去认识、去把握。两、三百年来,科学文化迅猛发展,科技给人类带来了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同时也导致了一系列极为严重的环境问题、资源问题、社会问题与精神问题以及科技本身发展问题。而且,科技发展的迅速正越来越快,科技成果的作用也越来越强大,由此带来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美国未来学者约翰•奈斯比特在1999年出版的《高科技•高思维——科技与人性意义的追寻》一著中,深由此事。他在2000年此著的中文版序中明确指出:科技“给人们送来神奇的创新,然而也带来了具有潜在毁灭性的后果。”怎么办?他坚定认为要做人性思索,要呼吁人性。而人性、责任感,也正是1999年6月“世界科学大会”所给出的最主要的信息。奈斯比特呼吁:“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应该怎样去实现?”什么样的人?重要的是,这就需要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人性与灵性的交融来实现。这正是时代的必然趋势。

人之所以为人,因为人有特有的人性,人还有人特有的灵性,更有人性与灵性交融而升华成的精神境界。人性的开发与培育,主要靠人文教育;灵性的开发与培育,既要靠科学教育,也要靠人文教育。

科学文化主要是关于客观世界的,它所追求的目标主要是研究、认识与掌握客观实际及其本质与规律的,主要是求真,质言之,就是“是什么”。科学文化是“立世之基”,一切违背客观实际及其实质及其本质与规律的认识与活动,必然失败与覆灭。然而,科学文化本身不能保证科技发展的方向正确,能造福于人,有利于社会,而引导这一发展方向的是人文文化。人文文化主要是关于精神世界的,它所追求的目标主要是满足精神世界需要与社会需要的终极关怀,主要是求善,质言之,就是“应该是什么”。人文文化是“为人之本”,一切危害人与社会的认识与活动,必须制止与消除。然而,人文文化本身也不能保证其发展的基础正确,能造福于人,有利于社会,保证这一基础正确的是科学文化。此既,人文主要为科学向导,科学主要为人文奠基;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主要关系既如此。

人文文化是“为人之本”。教育,首先是教会如何做人,是要开发人性,要有高度责任感。人文文化至少严重关系到如下七个方面:第一,民族的存亡。民族主要是人文文化的概念,而非“基因”的概念。只有中华民族、中华民族文化,经历了人类五千多年文明史的风风雨雨,不仅没有消灭,也从未中断,而且还在不断地向前发展。这表明:中华民族文化蕴含有深刻的、普适的、永恒的哲理,以这个文化凝成的民族精神具有无穷活力,以这个精神凝聚起来的中华民族具有不可压倒、不能战胜的强大生命力。这个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正是中华文化哲理中整体思想在价值观、人生观方面的集中体现:国重于家,家重于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可以说,民族的人文文化,即民族文化,决定着民族的存亡。第二,国家的强弱。国家强弱取决于综合国力,这主要取决于: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民族凝聚力,其中最重要的是民族凝聚力。民族凝聚力是人和,其核心是对民族文化的认同。第三,社会的进退。社会的进步是全面的进步,既包括物质文明的进步,也包括精神文明的进步。没有物质文明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就是野蛮、愚昧;没有精神文明的进步、人文文化的发展,就是卑鄙、无耻;但仅有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科学技术,而没有精神文明、人文文化,就是大灾难!第四,人格的高低。人格是度量人性、性感、做人的尺子。一个人的品质或思想素质,可分为三个层次:基础是人格,中层是法纪观念,顶层是政治方向。政治方向是第一位的,统领一切;方向一错,全盘皆输。但是,没有人格,就决不可能有真正的法纪观念与正确的政治方向;没有人格,就丧失了人应该有的一切。人文文化基本决定着一个人的人格。第五,涵养的深浅。一个人的涵养,主要指人文文化的涵养。一个人要成就伟大的事业,没有足够的人文涵养是不行的。第六,思维的智愚。美国佩斯里研究发现:左脑功能主要同科技活动有关,同系统的逻辑思维有关;右脑功能主要同文艺活动有关,同开放的形象思维、直觉、灵感、顿悟有关,其记忆量是左脑的一百万倍。右脑是原创性的源泉。因此,应开发右脑,而文艺主要开发右脑。但两脑相互联系,用其一废其二,不仅其二废,其一也不好。第七,事业的成败。人文文化主要两大作用:一是陶冶情感,提升精神境界,几乎决定着人性;一是活跃思维,开拓原创性创新源泉,严重关系着灵性。一般所讲的非智力因素或“情商”,实质上是人文素质的体现,对事业的成败起着主要作用。

当然,科学文化也异常重要,是“立世之基”。无科技发展,就无社会进步;无现代科技,就无现代文明。文化至少与蕴涵四个方面:知识、思维、方法与精神。人文知识是人文文化的载体,是精神世界的基础;人文思维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关键,是人文文化发展的支撑;人文方法是人文知识、人文思维之所以得以实现的手段;而人文精神则是人文文化的精髓,是求善而至于至善的精神境界,并推动着人文知识、思维与方法等的发展。对于科学文化而言:第一,科技知识是反映客观世界及其规律的,是一元的;正因如此,所以是普适的,是生产力发展的源泉,而生产力是社会进步的动力。第二,科学思维主要是逻辑思维,这是正确思维的基础;一切反逻辑的,必然是错误的。第三,科学方法主要是实证方法,这是事业成功的前提;一切反实证的,必然导致失败。第四,科学精神则是科学文化的精髓,并推动着科学知识、思维与方法等的发展。科学精神就是就求真务实的人文精神;因为精神本身就是人文的。一切反科学精神的,必然是反客观世界及其规律的,是没有任何好下场的。

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同源于实践,同源于人脑,同源于人脑对实践的反映及对此反映的加工。正因所有文化,均源于实践,就往往不可能不体现客观实际的真实性,又正因所有文化,又均源于人脑,源于人对客观实际的认识,就往往不可能不体现精神世界的多样性。此即,科学文化中含有人文文化,人文文化中含有科学文化。对科学文化而言:科学知识是人对客观实际及其规律的认识,不一定等于客观实际及其规律;还有,“公理”就是“不证自明”的,就是体悟的、直觉的,其本质就是人文的。科学思维,固然大量的是系统的逻辑思维;然而,导致原创性突破的是直觉、;灵感、顿悟。科学方法,固然大量的是严密的实证方法,但在导致重大成果时,往往靠体验。对人文文化而言:只要涉及客观实际,不关乎价值判断时,人文知识就是一元的。人文思维在高度重视直觉、灵感、顿悟时,也十分关注严密、精炼、系统、层次、呼应,即关注逻辑,具有说服力的作品莫不具有强有力的逻辑。人文方法,当然也重视实证,坚持源于实践,反对“闭门造车”。至于精神,当然是人文的,而且伟大的科学家莫不努力追求崇高的品德,求善;伟大的文艺家,莫不竭力反映深刻的实际,求真。我愿特别引用:爱因斯坦坚定认为,关心人的本身,应当始终成为一切技术上的主要奋斗目标;而现任英国皇家工程院院长的布鲁斯爵士明确表示,工程师不能只追求工程的最大效益而成为“文盲”。

显然,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关系有三层:基层,形而下的一层,是实践,是大脑对实践的反映,两者完全一致。中层,知识层,包括思维、方法等在内,即作为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存在的形式这一层,两者不同。正因差于形态,异于功能,才将文化划分成种种不同的学科。但两者之中,仍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交互补。在科技高度发达与高速发展的今天,更是如此。顶层,形而上的一层,是精神层面,是情感与思维、人性与灵性交融的境界层面,两者又完全一致。两者为了进一步的追求,都对已有的文化在继承的基础上反思、怀疑、批判、发展,以达到更深刻、更普适、更永恒。基层的实践无止境,中层的知识创新无止境,顶层的精神追求也无止境。没有科学的人文,是残缺的人文;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残缺的科学。人文贯串科学的始终,为其导向,提供动力,开辟原创性源泉,为其应用与发展搭建大好舞台;科学也贯串人文的始终,为其奠基,提供素材,避免荒缪,为其表现与发展提供强力手段。没有人文的科学教育,可能培养文盲、书呆子、机器人、乃至刽子手;没有科学的人文教育,可能培养出科盲、精神病患者、狂人、乃至毒枭。这决不是所希望的。

如上所述,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本来就是交融的,所以,应该交融,可以交融;但是,由于科技的迅猛发展,两者被人为地分离,危害越来越严重,所以,必须交融,务必交融。交融则两利,分离则两弊。交融不仅利于两者的发展,而且根本是有利于实现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交融,有利于人的素质的提高。这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第一,精神方面交融,有利于形成正确的人生追求。即求真,又求善,方能形成全面负责的责任感,从而有动力,有激情;从而可能全身心投入,达到忘我的境界;而创造性奇迹往往在这个境界中迸发出来,达到求真、务善、完美、创新。第二,知识方面交融,有利于形成完备的知识基础。知识是文化的载体,是思维、方法、精神等的基础;没有完备的知识基础,就没有全面发展的基础。第三,思维方面交融,有利于形成优秀的思维品质。优秀的思维,一要正确,二要有原创能力。逻辑思维保证思维的正确性,直觉、灵感、顿悟与形象思维保证思维的原创能力。第四,方法方面交融,有利于形成有效的工作方法。科学方法讲实证,讲“理”;人文方法讲体验,讲“情”。合“理”顺“情”,自然有效。第五,文化整体交融,有利于形成和谐的相互关系。科学文化承认客观,人文文化关怀客观。客观世界一是有差异,二是要和谐。有差异才要承认,要和谐就需关怀。即承认,又关怀,就可能同外界和谐相处。第六,文化整体交融,有利于形成健康的身心状态。科学文化主要解决生理健康问题,人文文化主要解决心理健康问题,而且心理健康往往严重影响生理健康,起着主导作用。

还应指出,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交融,不仅是这两种文化的交融,两种教育的交融,而且也要文化所蕴涵的知识、思维、方法与精神及其有关方面的交融。四者之中,知识是基础,是文化的载体;没有知识,就没有文化,就没有一切。思维是关键,是“人为万物之灵”的“灵”,只有经过思维,才有活化知识、超越知识、创新知识。方法是根本,是穿山的路、过河的桥,只有经由方法,才能将活化、超越、创新了的知识,付诸实践。精神最为重要,是灵魂,熔铸在与充满着文化所蕴涵的方方面面,彼此无法分离,而且互动。知识越高深越渊博,思维越精邃越巧妙,方法越可行也越有效,而且当精神越向上越高尚时,文化就越先进越精湛,由此文化而育就的人,其素质就越高越优;相反,当精神越向下越卑鄙时,文化就越腐朽越恶毒,由此而育就的人,其素质就越劣越坏。在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被人为地分离的时代,文化的蕴涵也往往被人为地分离:人们急功近利,往往只重视“有用”的知识与方法,轻视“无用”的知识与方法,忽视思维,鄙视精神,无视文化的整体;实际上在异化文化,扼杀文化;文化不能化民,不能成俗,不能真正有利于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如果讲,科学主要是讲客观世界,讲“天道”;人文主要是讲主观世界,讲“人道”,那么,两者交融就是“主客一体”、“天人合一”。不但历史事实而且现代科学也已证明:主客不可分开,天人不能割裂。“天人合一”是我国一大优秀传统,也正是中华文化哲理中整体思想在世界观方面的精彩体现。如何交融?最根本的就是学习、思考、实践三者紧密结合:第一,学习是基础。只有“好好学习”,在前人知识的基础上继承,才能“天天向上”,才能发展。即使是错误的,也要知道错在何处。第二,思考是关键。善于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还不够;还要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如果不能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只能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那么只能永远跟踪,高级落后。人之所以为人,能创造,就在于人有人的灵性,能思考。第三,实践是根本。这至少体现在五个方面: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二,实践是最大的教科书。三,能力来源于实践。四,品德来源于实践。学习只关系到认知过程,而实践还关系到非认知过程。能力与品德的形成,本质上即素质的形成,不但要有认知过程,也要非认知过程,这绝不能离开实践。五,创新来源于实践。没有实践就没有创新。创新始于实践,终于实践,始终贯穿着实践。学习、思考、实践决非彼此孤立。要在学习中思考,否则是死读“书”;要在实践中思考,否则不是盲从,就是照章办事。思考把学习与实践紧紧联系在一起。通过思考,可在学习中实践,更可在实践中学习。尤应指出,也不能脱离学习与实践去思考,不能空想。学习、思考、实践的紧密结合,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本质交融,极有助于将精神升华到“止于至善”的境界,提高人的素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当前国力的激烈竞争,不言而喻,竞争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竞争的根本是人才,竞争的基础是教育,竞争的要害就是自主创新。在科学技术高速发展与高度发达的今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先进科学,没有现代技术,就是落后,一打就垮,痛苦受人宰割;然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民族文化,没有民族精神,就会异化,不打自垮,甘愿受人奴役。我们的教育就是要坚定地落实科学发展观,以育人为本,让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彼此交融,全面而协调地发展,以培育出首先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的、同时又具有强大的改革创新能力的高素质人才。

转自《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05年第10期

上一条:清华大学:实施新的本科生文化素质教育方案

下一条:浙江大学:大学生文化素质基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