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宣传部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学校主页
新闻动态更多>>
思政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政教育 >> 正文

张尧学:在全国高职高专校长联席会议专题研讨会上的讲话

2007年04月26日  点击:[]

教育部高教司张尧学司长在全国高职高专校长联席会议

专题研讨会上的讲话(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因为是研讨会,我们来一起探讨一下看法。来之前听说是28个示范性高职院校,以为是四五十人,昨天一看来了五六百人。看来大家对高职的发展和建设抱着非常强烈的愿望和兴趣,我感到非常的高兴,看到了大家对高职发展的信心,和我们对搞好高职发展的决心。

大家都知道,我们在2006年,首批搞了28所示范性高职院校,2007年,2008年还要搞第二批,第三批。三年下来,是100所左右,也就是说可能不到100所,也可能多一点。正如去年我们刚开始搞第一批的时候,通知说是30所左右,后来实际是28所。这个工作具体的操作是教育部高教司高职高专处和财政部教科文司教育处。我们高职高专处几位同志大家都很熟悉,有范处长,还有林宇、津石,另外还有一些借调的同志。我们分管的司领导是刘桔副司长,刘桔同志另外还分管我们的综合处。前不久刚发布了一个质量工程,财政部也是很支持,这也是刘司长这一块管。这个质量工程尽管写的是本科,但高职高专也有份。可能是份额比较小一点,但还是有关系,比如说名师,由原来三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奖金由原来的两万提高到五万,其中有一部分是高职高专的教师。除了名师之外,还有教学团队,有教材等等都是和我们高职高专有密切关系。所以并不是说质量工程仅仅是本科的事,和我们高职高专也有很大的关系。

示范性高职这件事情,刚才李校长也讲到,首先是温总理提出,当时温家宝同志先提出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迎来对职业教育的大投入是建国以来的第一个春天,这都是总理重视的结果。在总理的关心、关怀、过问下,做了很多具体的工作,包括财政的安排等等。在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和关心下,教育部党组织非常关心这个事。无论是中职还是高职都多次召开党组会议研究。财政部那里我们的副部长、司长、处长,都是亲自去谈。我们的目的就是一个指导思想,把职业教育这件事办好,因为教育是三块,一个是基础教育,一个是职业教育,一个是普通本科或者以上的教育,也可以把高职教育放在第三块,称之为高等教育,高等教育也包含高职。

关于示范性高职,周部长也是多次指示和讲话。示范性建设的投入就是为了拉动改革,这句话有很深刻的含义。为了落实这个精神,我们的高职处,市领导,还有一些专家,还有这么多高职院校,不仅仅是最近一段时间,应该说最近几年来,大家都在努力想着把高职改革推进得更深入一些,更好一些,这里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做得非常的辛苦,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做过,没有太多可以借鉴的例子。国外有很多成功的经验,但那里的国情不一样。我们老是说经济发展和高等教育相结合,都明白结合最好的是高等职业教育,因为它离社会最近,距经济最近。然而国家在投入上一直是很少,某种程度是逼着和经济发展结合起来,这中间有很多感人的例子,有很多发展很好的学校,这里面不一定是28所,很多是28所以外的。我的一些想法,是你们实践的结果,是从你们的实践中得到的一些认识,需要以后再实践,再认识,再提高。所以我今天所要讲的东西,基本上是我们一些学校已经成功的经验,不是我们凭空想象出来的。因为我没有搞过职业教育,也没有在职业院校待过,今天讲的都是我看到的,觉得比较好,供大家参考。各个学校都有各自的情况,不一定非要这样做,但是今天我讲的这些思路,刘处长,范处长我们都有一些讨论,另外和其他司领导都交换过意见,也和部领导报告过精神和思路。

因为今天人比较多,我昨天列了一个提纲,我就多讲一点。

首先谈一谈高职院校的作用。

高职院校也是大学。我们对一般综合性大学,或者说比较专业性的大学讨论比较多,关于大学的组成和定义,搞高等教育的人有很多研究,但是最好的想法都是大学校长。我这里引用一下耶鲁大学校长对大学下的定义。他讲的比较多,我这里引用的不是原话。他认为一个大学是有形或者无形的资产:比如说大楼,设备,有一些软件,还有一些品牌,这都是大学的资产。比如说哈佛大学的基金已经是267亿美。第二是人力:我们老讲大师。耶鲁大学校长讲,人力是三支队伍,那就是师资队伍,学生队伍,还有管理的队伍。第三是大学长期沉淀下来的文化:一个大学的特色和在人们心目中的影响是靠文化形成的。要说体现一个大学的特色在哪里,要通过大学长期积淀和不断传承的文化体现出来。比如说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学生之间每年一定要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不是把传校之宝偷过来,就是干轰轰烈烈的事,每年都要搞震惊当地的恶作剧。我在那里上学的时候,一天早上起来看见外面围了很多警察,原来学生在晚上把校警的警车弄到圆顶楼上挂了起来。警察不是来抓学生,而认为这是学生的文化。他们在研究学生是怎么把车子弄上去的。大学还有很多自己多元的文化,这种文化体现出一种精神,所以耶鲁大学校长总结大学就是这么几个方面:资源、人力、文化。既然我们高职院校也是大学,那么也应该是在这个范围之内,也应该由我们的资产,我们的三支队伍,和我们的文化来形成我们的高职院校。为什么要讲这个呢,这是指导思想。我们在建高职院校的时候,在这三个方面,都得做充分的准备。

接下来我再讲讲大学的功能。高教法规定,我们的高等教育有三个功能,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为社会服务。最近有几个专家提出来,认为这个规定有一点不正确,还应该有“文化传承”等等。这并不是功能多与少的问题。比如我们的朱高峰院士说,其实大学的功能就是一个,培养人才。搞科学研究最终还是为了培养人才。在培养人才的过程中,有了很多的科研成果,这是附带产品。如果把培养人才这个功能拿掉就变成研究所,因为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都是其他的部门可以完成。当然不搞科学研究,不搞为社会服务,你培养不出高层次的、创新性的,领军的人才,而且不同学校培养出的不同类型的人才,都要在社会服务中反应出来。后来江主席推荐了两个功能,这是在北大100周年校庆上讲的:培养人才,科学研究,为社会服务,再加上文化传承与国际交流,这是江主席讲的话。

这五个功能,或者说是以人才培养为主的几个功能,实际上反应在我们大学里,有几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大学是人文精神和创新精神的培育地和聚集之地;大学是引领社会发展的火车头或者先锋队;大学是保护人类良知最后的堡垒。我最近看了杨福家先生写给温总理的材料,说美国为什么发展如此之好,说美国有三个法宝:一是教育,二是宗教,三是法制完备的政府,这是绝大多数美国人的看法。美国人非常自豪的是他们先有大学后有美国。当初美国人的祖先乘坐“五月花号”从欧洲来到北美大陆的时候,第一件事是成立哈佛大学,他们把受更好的教育看作是人类发展很重要的方面。所以我说大学在发达先进的国家和社会里面,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大学之大,是大在我们的大学是为国为民,社会经济越发展,越体现出大学的作用。如果不发展,在原始社会里面是没有问题,大家都群居在山洞里面,有一点吃一点。但现在我们要去培养人的人文精神、创新精神,要去守护人类的良知,这个工作最后要由大学来做。

也许大家听了这些认为大学是指综合性普通大学,和高职高专没有关系。其实这和高职高专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高职高专是大学的一个类型。同时高职高专要比我们综合性大学在引领社会方面还要更近一点,因为我们的触角是在社会经济发展的最深处,最知道社会发展需要什么。所以高职院校实际上在为国家和人民培养经济发展所需要的高质量人才。我说的高质量,不仅仅是考分高是高质量,我们要从职业道德,从人文精神,从我们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多方面来考察我们高职学生的高质量。有很多人问,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达到这样的要求吗,达不到。但是教育是系统的工程,从幼儿园开始就要培养。当然现在还有一些社会因素,基础教育也有关系,但是在大学的时间里面,要尽可能围绕我们的目标实现我们的目的,哪怕是走出一小步,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强调,办学是为了培养人,不是为了买设备。我们如果不培养人,就不要办学,我们要是为了变成一个企业,就办企业可以了。我们在办学的过程中,都是为了培养人而去做这个事情。整个社会要进步,但是社会进步还是要靠人去推动。在大学,在高职院校,目的就是为了培养人,所以这一点一定要清楚。

第二点讲一讲什么是高职院校学生的质量。

首先我们看高职院校学生的生源是什么。现在的制度是,高职院校的学生是在较后的批次录取,分数比较低一点。这件事情,包括示范性高职,我们一直在要求院校长提出建议如何改革。我们不希望把高职院校的录取放在一个角落的批次,放在分数较低的阶段完成。高职院校的生源不是落榜生,也不是低等生。高职院校的学生是一批热心工程技术,热心一技之长,拥有技能,愿意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来回报社会的人。他们不想去做很深的科学研究,或者对管理不感兴趣,而愿意去做一些具体的工作,一些具体的事情。他们觉得做这些技术性操作也是挺好的,觉得读书和推导是很烦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我觉得这样比较适合高职院校。当然真正达到这个目的,既要观点上要变化,也要社会的变化。但是我们要设定一个目标,一个愿景,不要被普通学校录取以后才轮到我们高职院校。我们要想一些政策,让愿意到高职学习的人到高职去。

刚才讲的生源是高中毕业,或者说是中职毕业。还有一些人觉得目前的不好,想重新掌握一些技能;或者说在原来的岗位上很好,但是工作需要他们学习新的技能,需要学习半年,或者几个月,到那里学呢?有一种是企业派到国外学,花很多钱。那他们能不能在当地的高职学习呢?再提高一下适应新的工种所需要的能力。这可能现在有,也可能没有,总之这在现在的高职院校里面关注不是很多。我们高职院校的生源这是一块很大的问题,因为我们国家正在不断的变化,我们的下岗员工也不少,如何完成这个任务,劳动部门花很大的力气办中心,以及再就业培训中心。但这部分任务是不是高职可以承担?我认为,这两批人应该是高职院校学生的主要来源。

有了生源的定位,我想我们的培养目标是什么,就应该比较清楚了。具体一点讲,有几个方面非常重要。一是职业道德。我们的高职院校要培养我们的学生能够一丝不苟,站在用户的立场上,有高度的职业道德。我在很多地方讲过,我们的通病就是马虎,我们缺少一丝不苟,这个问题出在学校,出在我们的师傅。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们农村有一个木匠活,木匠活做得好的请的人就多,做不好,请的人就不多。有些学徒做不好,师傅一棒子就打过去,徒弟就哭,徒弟再哭就再打,这是因为师傅要求徒弟必须做好,这个徒弟出来就是高徒。看看那些手工业的能工巧匠,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因为现在都是“你好我好”,稍微说重一点就眼泪汪汪,然后就是记恨,说不定搞一个炸弹。严格的管理,严格的要求,在哪个国家的文化里面都是必要的。去年六月份,我骑车上班。有一次开会,十几公里只骑了两公里,什么都掉了。花三百块钱买的永久自行车,买的时候还专门让师傅紧一下,但是不行了,最后就推过来。这是为什么呢?我们拧螺丝的师傅没有职业精神,这样的人能把活干好?你的东西出口如果不是有专业人员把关,你的东西能出去吗?中国从70年代末到现在的发展,引进了多少管理!付出了多少!但我们现在的东西在质量上拿出去和日本、德国比,还是粗,马大哈。所以培养新一代高技能人才,职业道德建设比什么都重要,这就是我们思想、道德、政治、文化精神的体现。我们做老师的,做校长的,要有这个精神去训练我们的学生。要在我们的课程设置,在实践、实习方面,时时刻刻把培养职业道德精神放在首位,去培养、教育我们的学生。时间长了以后,他可能别的都没有记住,出去几十年以后,还记得在某某职业技术学院因为什么事没有做好而受到严厉批评。总之,马虎是害人的。二是培养较强的专业技能。因为我们是职业技术学院,培养基本的操作工。首先二级工可以达到吧,因为工厂需要的操作工要达到二级学徒。我想这一点达不到就说不过去了。三是要使学生在走入社会以后,有可持续发展的学习与适应能力。在这方面就要求我们给学生讲一些技术课。比如说法律课,这可以不多,但是出去以后可以可持续发展,或者自己不知道,可以重新到哪一个学校重新学习,这种能力也要教给学生。还有一种自我保护的能力,这也是受益于可持续发展能力之一。不要出去以后,让别人打死了,还不知道如何被打死的。我第一次去美国做访问教授的时候,MIT的教授对我说,一定要拿20美元放在口袋里面,遇到黑人问你要钱,一定要给他,要不然被人家打死都不知道如何被打死的。所以有一些如何适应社会,如何可持续发展的能力也需要教给学生。我想我们对这两批学习者可能不一样,但是要教给我们的学生基本的专业技能,以及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是一样的。

从这个角度出发,再谈谈我们的高职高专如何定位。

我觉得我们的高职高专应该是能够提供两种课程,或者说两个平台。一个可持续平台,一个开放性平台。可持续平台就是传授基础知识,这个基础知识就是通过一部分基础课程来体现。因为我们有两到三年,总的还是需要提供基础的课程,这个基础课程是什么呢,是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如果你提供太多,就像大学一样成为压缩饼干,如果提供太少,就不能完成工作,如何在这中间找到平衡这就是校长的本事。开放性平台是指专业技能。这个专业技能全部由学校讲是不可能的,可能也只是一小部分,如果全部由你讲,我不看就知道你的示范通不过,你讲的肯定不是企业所需要的,因为企业在干什么你怎么知道?你也可能有企业这么多他所需要的每个环节的老师。你的老师可能今年是先进的,明年可能就会落后。所以你一定是一个管理平台,为他搭台,让他来唱戏。你的作用是在提供基础课程以后,把你相关的、与你专业合作最好的企业引进来,他给你提供很好的师资,你帮他管理。因此,我们既要传授基础知识,还要进行专业性训练的开放性管理,形成一个开放的、系统的,可持续发展的大管理平台。

我强调开放性,不仅仅是对社会的开放,还是对学科的开放。我听说我们很多高职院校的老师、系主任,还在为专业和学科的设置打架。前天我在搞高等教育的研讨会,会上大家认为,对专业限制比较强的一个是前苏联,一个是中国,其他国家讲专业,但并不是以专业来设课程,它是在高度计划经济的调控下,普通本科以上高等教育的产物。现在竟然到我们的高职院校里面还在搞学科,而且还打不破,我是比较吃惊。比如说我这个专业,包括我们现在的硕士、博士,我都建议把课程打通,为什么本科讲的课,硕士生、博士生都不能听。因为很多硕士生、博士生本科生都开一个课,但是认为层次不同,这其实都可以来听。至于更深层次的东西是需要自己去研究,老师讲什么?讲了他都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东西他自己去研究,你给他讲话是讲基本的观点,基本的方法,这谁都可以去,你人为的划断,这个可以听,那个不可以听,有这个必要吗。

所以开放不仅仅是对社会的开放。这两个字听起来容易,理解起来难。我最早出国留学是搞网络和开放系统,83年就接触这两个字,到现在都没有理解清楚,每理解一次都觉得有新的含义。开放这两个字是真的不容易理解。

这里还要强调系统。现在有很多词,比如说订单培养、顶岗实习等等,这都是对的。但这只是一部分,我们要从人才培养的大系统来考虑。我们这个专业的培养目标,要不断的变,因为社会在不断的变。我们培养这批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让他去顶岗实习,如果不想达到这样的目标,那去顶岗实习干什么呢。所以我们要系统地去学习,对每个专业的人都要这样。不要仅仅是为了口号而口号,为了实习而实习。要从人才培养的系统观点,整体的观点考虑。我们高职高专培养的人才是可应用人才,但是具体到每个专业呢,我们每个专业,每个系主任,每个教师都要有所关注,而不仅仅是就一个课讲一个课,就一个实习讲一个实习,因为这是技能性工作。

还有是可持续发展。这不仅仅是学生本人的可持续发展,还有是高职院校的可持续发展。这次示范性高职非常努力,积极性也非常高,但是我有一点点小小的不满,就是设备买得太多,这一点是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原理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下次不给你钱你如何发展?如果不给学生买这些设备,学生质量就不能提高吗?下次不给你投钱不就又完蛋了?这就是要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和道路,这才是我们要走的,给钱是为了这个目的。现在又没有说是常规拨款,或者是说每年都拨款给你。如果这次拨以后不拨,那怎么办?所以可持续发展包含两个方面,一个是高职院校如何借这个东风,让自己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第二是培养的学生如何可持续发展。这个难度是很大,正是因为难,才需要我们去努力;正因为难,我们才可以出效益;正因为难,我们奋斗才有乐趣。(漏掉的原话)

下面谈谈目前还存在的问题

我分析下来我们还是有一些问题。当然,我们有很多好的高职院校,我随便举一下都有很多,比如说四川德阳,还有湖南的永州,还有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你那里我还没去过,我看过服装,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教室里一打开都是计算机,教师就是一个设计师,产学结合得非常的紧密,包括我们的长沙民政,我也去看过,都很不错,有很多地区是做得非常好。但是不可否认,我们有一批高职院校还是压缩饼干,本科的压缩饼干。大家不要不服气,我就讲几个东西,证明我们的观点。

第一个看实验室。我就问,如果把实验室换一个牌子,换成“某某大学实验室”有没有问题?没有一点问题。因为这些实验室,是教材上的一些东西,自己买一些仪器,让学生几点几分去做一个实验,然后出来,这就和本科一样的搞法,这和企业有很大区别,这就是为升本做准备么。这是最容易、最简单的路,就是给你钱么。现在再问一句话,我们学木匠、学裁缝、学职业技能,我们进企业里面要搞这个吗?不搞。既然企业不搞,学校为什么要搞呢?这就是因为学校没有事干,觉得教学就是天经地义讲一些课,用书本上的知识做一些实验。这是不是本科压缩饼干的显著标志之一?

再看我们的教材。哪一本教材不是把本科的教材稍微简单化一点?我们有几本教材是学生学了以后马上就能明白我这个职业是如何搞的、如何入门、如何入手?没有几门。我看培训倒是有一些,比如说搞包装,一上来就告诉你手应该如何拿,如何包装。而我们高职院校的教材不是这样,还是从理论到理论,讲一些专业的东西,这和本科相比有多大的区别?还是把本科简化一点,不就是压缩饼干吗?

再看我们的教师。师高弟子强。我们拼命讲师生比,一个高职高专的学校师生比要有多少,什么学位的教师要有多少。我也不是说这个要求对不对,我们就看是否符合“实事求是”这四个字。弄这么多教师进来,你的教师会弄机床,你的软件支持平台发展这么快,教师懂吗?师资也是和大学一样?我们提一个双师型,这个教师既要会理论基础,又要会专业技能,这个教师是神吗?看看全中国有几个能这样?就是工程院士也不行。我说话也不一定对,是我个人意见。既懂基础理论知识,又会很强的操作技能的人,凤毛麟角。双师型主要是指师资结构的双师型,平台上的双师型。我有讲基础课的老师,但是对专业的指导,我学校老师能指导多少就指导多少,不能指导,我就去请能指导的人,并不是说你要找一个人,这个人就神了,什么都会,那好了,你就出钱一天到晚让他学习吧。你现在让我去学新的操作技能,烦死了,我能学吗?我可能搞我自己的研究我搞,因为我长期积累下来,我长期搞这个研究。你现在让我去操作如何搜索地图,用dot net,我肯定让我们家孩子去搞。我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的教授,在我们学校也是响当当的教师之一。但你让我双师,我双师不了。所以大家要实事求是,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一个机制,是一个组织结构的问题,是一个思路的问题。

再看我们的课堂。我们那么多高职院校建了一栋栋漂亮的大楼,明亮的教室,这是干什么呀?上中学吗?我并不是说都不对,但是要想,我们要和社会,和企业结合,在明亮的宽敞的教室里面讲基础课,这是必要的,但是要去讲专业技能的课,还是回归实验室。大家看看天津一所职业技术学院,中德职业技术学院。那里连放螺丝刀都是规定得很好。机床是在这里,黑板放在那边,有什么问题老师在那边讲,或停下来指导。我就不点名,讲一家很出名的软件职业技术学院,本来就是企业办的,企业投入了大量的钱,收的学费也很高。为了让学生去实习,还要和企业老总去谈,还要发牢骚,说这个难度真大。自己在美丽的校园里面设置了很大的实验室,一个学生一个教师,很多都是计算机管理。可是就是在隔壁,一家企业的一个部门,花钱在别处租房子。你为什么不打通,把你的实验室给他,把他的人拉过来,让他们给你带学生,这就是某某部的开发室。这是我们思想上的壁垒和禁锢,天生不开放。我把这个房子平台不要租金给你行不行?我给你提供管理行不行?你就给我带带学生,我给你提要求,这不就打通了吗?我对高职教育有所了解,就是第一次2000年去了盐湖城,我深受启发。教室那么大,卡车都能开得进去,门都是打开的,卡车开进去干什么?因为学生上午去充电。美国的房子都是可组装的,下午就用卡车拉过去施工。这个叫社区学院,一部分是为期两年的讲基础课,一部分是职业训练。社区学院什么都有,搞房子,搞技术,搞铁道驾驶。我们看了几个学校都是这样:一个公司给你提供地方,提供管理,公司派教师,公司给设备,我的学生在这里学习,我负责考核,这不是很好吗,高技能。你学校派人去修汽车,你修得了吗?你要派多少汽车修理工呀。这就是如何打通企业和学校之间的壁垒,形成企业和学校之间的深度融合,这是大问题。我们搞得好的学校都是这样,都打通了,或者说没有完全打通,也都朝着打通的方向发展。

我就是说这几个方面还是压缩饼干的现象非常的显著。

第二个是外部的环境有待进一步发展。这不是我们高职院校的事,这主要还是政府和社会的事,比如说招生的事,实习的事,这些问题都需要高职院长们给我们提出来,政府的作用就是帮助你们解决这些问题,帮助你们搞很好的外部环境。但是往往你们提不出来如何搞。现在很多问题都是我们在帮你们提。这需要你们和政府共同去努力,去筹建,去改变,我们努力地为大家服务。你要讲我们做这个小官,一个月就这么点钱,少干一点也没什么。你们不说,我们也落得干干净净。但是要把一个事做好,就得共同努力。

第三是人才培养的模式。我们缺少创新性,或者说不太愿意创新,走简单的路,什么路比较容易,我们就如何走。这不是说所有,这是极少部分院校,绝大部分院校是很好的。不能说这是造成就业率低的原因,但是我们高职院校再不创新,不努力地创新,我们的就业率就很难提高。我们创新了,改革了就业率就是高的。我们一讲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很多人都说那做不到,他们投入钱太多。这不是做不到,而是创新精神的问题。我们看到深圳职业技术院学院院长的书,当时创业的时候是没有钱的,地方都没有,全是凭着一股热情,一个很准确的对将来愿景的定位和很清楚的办学思想和思路,当然最后是越做越大,政府的支持也越做越大。如果大家还讲是钱的问题,那么我们看看永州职业技术学院。这是在广西、广东、湖南三省交界,最僻远贫穷的地方,一个农校和一个卫校合并起来,人家不需要政府的投入,就业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几。生猪每年出口十多万,校企收入一个亿。政府后来把人民医院七千亩土地全给他了,无偿。这是有为才能有位。还有德阳市政府的图书馆,一分钱不要给建在学校里面。你不走出去,不去积极地开动脑筋,不积极创新,那怎么走呢?只有创新,我们才能有所作为,我们在创新性上还是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是经费不足,这个问题政府已经注意到,而且一直在改善。而且要继续改善。

第五点讲一讲示范性高职建设的作用以及如何建设示范性高职。

示范性高职是培养人才的示范,是改革的示范,是创中国特色高职之路的示范。我们要通过示范性高职的建设,摸索出一条中国高等职业院校自己发展的自主之路。周部长已经讲了,我们高职教育在国际上还是很先进的,很有特色,这是领导的鼓励,当然也是领导的肯定,我们自己还要进一步在这基础之上,把这个路形成良性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在这个上面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思考。比如说我刚才讲的几个问题,除了经费问题,其他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有一部分院校看上去搞好了,但是没有创新;很多高职院校评上优了就在讨论要不要搞学科,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惊奇。升本的思想在我们的脑子里面还是很多,所以要搞学科,今后再发展升本。这如何建示范?我觉得要抓住我们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既要抓普遍性问题,又要抓特殊性问题。特殊性问题就是学校的特色,普遍性的问题就是我们普遍面临的如何适应国家的需要。

所以我建议,第一要开展自上而下的大讨论,因为自下而上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不从整体的利益,宏观的角度出发。我们要自上而下,让大家提高认识,全校一盘棋。我说我们高职院校要考虑如何把钱用到点上。就是学校搞不好,也要把专业搞好。我两年、三年在这个专业上把可持续发展的路子搞好,把培养人的问题搞清楚,下面就可以辐射到其他的专业上,都按这个模式走。如果一个专业都搞不好,那改革的路如何走出来?首先是要提高认识,然后做到高职的开放性、系统性、可持续发展性。大家要集思广益,因为群众的智慧是最大的,我们很多好的建议都是群众那边来,我们不可能讲太多细的东西。我们就是要求一条,如何把企业、我们的社会和学校深度地融合起来。这不是两个割裂开来的问题,而是两个融合起来的部分。这不仅是学校在办学,企业也在办学。我们培养高技能的企业需要的人才,就必须和企业结合起来,这个任务很艰巨,我也知道很艰巨。

我提几个参考性的建议。

一是要有组织保证。比如说我们如何把资源整合起来。这当然是靠校友,校友的力量是巨大,当然还要靠政府。又比如说要有一个组织来做这个事情。我们教学方面有教务处,学生方面有学生处,但是我们和企业如何联系?和外面如何沟通?我们有没有这个处呢?有这个处以后,不要搞成几个衙门式的人物往那边一坐,这个处要真正发挥职能,企业都有公关部和市场部,企业和我们的出发点不一样。

二是要加大专业改革的力度。从哪几个方面改革呢?首先是课程的设计,就应该在与企业高度融合的基础上去做。现在很多人说,我们请专家。这不是简单请几个专家就可以,我们要知道为企业培养什么人,要设计这个目标,根据这个目标培养人才。不是简单地说,本身什么人就是什么企业的专家。你这些专家,企业是不是把这批人当他们的人来考虑,或者当作他们今后的潜在员工来考虑呢。要从融合的深度上做文章。

第二是在课程的讲授和教材上做文章。我们和高职处商量,是不是开发10套教材,做一批真正使大家一看眼睛一亮的培养高职高专人才的好教材。这个教材不是手上写几句就可以了。这次在哈尔滨深受启发,有位校长说,出教材就是出大片,做一种交互式大片,拍大片需花大钱,做得好几千万投下去都不够,但也可能几十万够了。教材是个系统工程,是个大系统工程。编教材就是拍一部大片,要是能和电影屏幕上的演员沟通一下那不是更高兴吗。所以要做交互式的大片。拍大片的成本大家要知道,泰坦尼克是几亿美元,拍120分钟。我们一部教材至少是60个学时或者80个学时,做得好的话,这一门课,几千万投下去估计都不够。当然我这里是瞎说的,可能十万、二十万也就够了。要涉及多媒体,还要交互,这里面就要到位,制片、导演、脚本、演员。为什么大片越拍越好,这是靠市场的检验,我们为什么现在没有拍好,是因为市场没有检验。

第三是讲述模式要改变。在示范的时候,有些课程不一定要在明亮的、宽敞的、桌子、椅子摆得很好的教室里面讲授,可以拿到实验室去。这不是我们的专利,人家都有很成功的经验。这就需要我们在之前,要有很认真的讨论,哪些课程可以在教室里上,哪些可以拿到外面上。我不反对在教室里面讲一些课,如数学,还有英语。我现在也不赞成英语在教室里面讲,现在交互式英语,半年,最多一年学生肯定有突破,所以要适应新的模式变化,要做改革的先锋。

第四是实训的改革。实习、实训。顶岗是否有考核,还有如何相互联系,在我们实训和顶岗上都要有考核。我们现在出去半年,我这里没有调查,也没有发言权,不过我们可以自己想想,在学校实验室做实验,再实习,再到企业实训,再顶岗,这里面有必然的联系吗,要成系统。我们把人送到企业里面半年,我们问过他们在企业里面做什么?我们给他们提出要求,要求企业在这半年时间里面给学生教会什么吗?有一些高职学校很简单,两三年,学校学费照收,但是学生全部不在。这样我们的培养模式上是否到位?以前我们没有做到,以前没有钱。现在有钱,即使钱不够,可以等财政部的同志过来我们来反应,哪一方面钱不够。而现在给你钱你都去买设备了。今天10点钟,南京有一个工程学院院长找了十几家企业给他赠了一个亿的设备,今天在搞签字仪式。上海汪弘校长的学校也是这样,实验室的发动机都是企业捐的,要是买,一个也买不起。为什么不调动你的积极性搞企业捐助呢?所以还是要有系统性的考虑。

再顺便讲一个经费的安排。要以内涵建设为主题,不能够大家都是80%去买设备。要找到我们高职人才培养质量的薄弱环节,用这些钱去改变薄弱环节,建立可持续发展之路。买设备是最简单的路子,我不是说我们不要买设备,你不要去买那么大的设备。我们是需要这些设备,但是我看了很多高职院校,说实话已经落后。因为现在的设备,都带一点计算机的东西,现在都成几倍的下降。可以让企业送两台,就算产权还是他的。我自己实验室的设备都有几台放在人家那里,资产是我的,设备让人家用去。我们可以想一点办法。要和企业建立良性互动机制,比如说把资金用在机制的建立上,我并不是说要给企业钱,但是我们要开动脑筋。基地建设不是买设备的建设,而是实训基地的模式探索、机制研究。哪一个说资金只能用来买设备?有关教材,有关人才培养模式都可以用,包括做一些研究。我们职成司的黄尧司长师资培训费5个亿中间1.2亿用在请双师型的企业兼职教师。为什么中职可以我们不可以?我们请企业兼职教师来讲课,就象俗话说的把手指放在盐里面蘸一蘸不花一点钱。为什么老请人家来讲课不给钱呀,就这么一点胸怀都没有?你老请企业的人来讲课,不给人家钱,人家舒服吗?可以和企业签一个协议,我一年给你多少钱,你给我派什么样人,采用法制的手段来保证,建立保障体系,这些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做呢?经费的安排,我也不说比例,也不多说什么,反正请大家调整,以内涵建设为主,不能以硬件设备为主。如果大家以80%来买设备,我们都得给周部长去汇报,大家如果来靠80%的钱买设备,剩下20%的钱来拉动高职教育的改革,我想这个大家都拉不动,我也拉不动。最后几千万花没有了,然后下一轮的要钱的高潮又来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今天早晨想起来的,就是我们的学生都是独生子女,要关怀我们的学生。要有一些科技活动,或者说课外活动,相当于俱乐部的建设。或者让大家在一起经常做集体活动。这个投入不管是财政投入,还是其他投入。我们这些独生子女本身上高职的时候就有很大的问题,认为自己是失败者。然后我们又不上课,一放到企业里面去,管理就放松。当然他们很多时间是奔跑找工作,但是不少学生是觉得没有事干,觉得空虚、苦闷。我们不是说去增加一些课,而是讲一些实在的,就是我们的学校的各级领导和部门,应该经常到学生宿舍看看,经常的有一些活动,哪怕一个礼拜组织一次,多的可以组织两次,不要太深,太长,打一场篮球,或者搞一个比赛,让大家通过活动增强凝聚力,增强对学校的感情。我们现在很好的大学,也发现有一些学生对学校不喜欢的苗头。我就想到高职院校是不是也有这一点。这我是纯粹百分之百的瞎说,这是因为我这两天接触到一点信息,我想可以在示范性高职院校里面纳入进来,这对学生增加对学校和社会的感情都有很大的帮助。人往往在一件事情上得到帮助,可能会感谢社会、感谢学校一辈子。我昨天和公安部大案要案处的处长吃饭,最近有几个案子把政协主席都吓着了,这是当时处理问题时极不负责,最后腰里面绑炸弹。所以和谐社会,学生还是我们的主体,是我们服务的对象,一切都是为了培养好学生。如果大家做得很好,那就当我没讲,如果还有改进的地方,建议大家多关心学生。

上一条:张岂之:我对大学文化素质教育的体会

下一条:周济强调要整体推进高校文化素质教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