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宣传部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学校主页
思政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政教育 >> 正文

李朝东:教育理念的反思与人的全面发展

2006年05月23日  点击:[]

教育理念的反思与人的全面发展

西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 李朝东

摘 要:素质教育首先是一种教育理念,它体现了教育的本质和目的。素质教育就是要塑造学生知识、能力与人格三者的统一,其本质和根本目的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关键词:教育理念;素质教育;全面发展

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是一项涉及到教育体制、教育结构、课程体系、教育方法和评价标准改革的系统工程,对素质教育的深入研究必将触及到教育的本质、目的和地位等一些具有根本性的哲学问题,而这些问题归结到一点,就是素质教育的本质和根本目的是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一、重新审视我国的教育理念

中国是一个具有两千年历史的教育大国,教育的理念可谓源远流长。然而,今天我们在教育领域所遇到的问题看来比任何其他领域都更显突出,尽管多年来,我们作了不少改革尝试,但我国教育的弊病却并未根除。

教育是一种社会现象,也是一种认识现象和心理现象。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教育是以人为对象的,教育作用于人的是社会知识文化,其目的是造就人和发展人。著名教育家夸美纽斯认为,教育就是“阐明把一切事物教给一切人类的全部艺术”。康德认为:“教育是一种艺术,这种艺术的实践必须经过许多世代才趋于完善。用前一代人的知识装备起来的每一代,总是能提供一种教育,适当地和有目的地发展人的一切能力,引导整个民族向着它的目标前进。”实际上,一切教育都具有文化传承、人文教化和人类资源开发的功能,但是,这些功能能否有效地实现,还取决于教育活动能否培养出合格的社会文化的继承者、社会规范的服从者和社会财富的生产者。如此,就涉及到教育的根本目的问题或教育理念问题,即我们的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人?!

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认为,教育应该把德性培养和知性培养结合起来,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对人类文化能尽一份责任;而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的工具,给抱有他种目的的人去应用的。“教育当以受教育者全体能力之发达为标准”,这就是蔡元培先生提出的教育目的,即教育是对人的心灵、智慧的启迪,性情的陶冶和自由独立精神与主体人格的养成。

以上这些关于教育的论述,为我们认识教育本质、深刻理解素质教育是十分有益的。教育是人类按照自觉设定的目的所进行的一种对象性活动。只有人的活动才真正是有目的的活动,因为只有人才能预先设定活动的目的,并使他的活动服从这个目的。教育作为一种对象性活动,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有计划的培养人的社会实践活动。在现代社会,任何一个参与到教育活动中的主体,大到国家、社会和团体,小到教师、学生和家长,对教育都会有各自的期望。为了实现这种期望,就必须明确地规定教育目的。

教育目的要满足和说明的是,教育应该满足什么样的社会需要以及教育应该培养人具有什么样的身心素质。因此,教育目的的提出要受到一定社会历史条件的制约,体现了人们在一定时期的利益追求和价值取向。关于教育的目的和功能,历史上有两种观点,一种主张个人本位论,强调从个人自身的发展出发来规定教育的目的,认为教育应当把促进人的个性发展作为自己的目的。例如,夸美纽斯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发展健全的个人”,洛克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完成健全精神与健全身体”,卢梭认为教育就是要“养成正当的习惯”,等等。这种教育目的观把个性的和谐发展、品德的完善和美德的陶冶、知识积累和能力培养作为个人发展的内在需求而主张个人价值高于社会价值;另一种主张国家本位论,强调教育活动的根本目的应是培养国家所需的人才,教育的目的是使受教育者社会化,以便为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事业服务,并保证社会生活的稳定和延续。例如,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就否认个人的存在,认为人之所以是人,就在于他生活在社会人群之中,并且参与了社会活动,所谓教育,就是年长的一代给未能适应社会的年轻一代所施加的影响,其目的在于发展其生理、智慧和道德三类品质,使其适应政治社会和具体环境对个人的要求。德国教育家和哲学家纳托尔普认为,在决定教育目的方面,个人不具有任何价值,个人不过是教育的原料而不能成为教育的目的。

不论是个人本位论还是国家本位论,他们的争论涉及到教育目的的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社会化与个性化、社会发展与个人发展等诸多方面的关系问题,并且作出了有益的探讨。但是,他们都把自己的出发点和立场推向极端而排斥了另一方面的合理性,因而都没有科学地解决教育的目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人是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统一、是个性和共性的统一、是主体性和客体性的统一,因此,社会与个人、社会化和个性化、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系。任何教育目的的设计必须充分考虑这个事实,即社会创造人,人也创造社会,社会为个人的存在和发展提供必须的条件,并规范和制约着人的创造性活动;而人通过自己的有目的的活动逐步创造着一个以个人全面发展为目的的社会。

当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社会制度下,人们对教育的理解也是十分不同的。在我国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教育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培育民族意识和民族精神起过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国历代有建树的哲学家都是教育家,从孔子、孟子到毛泽东和邓小平,他们不仅以改造社会为己任,而且以理想人格的培养和塑造为自己教育活动的根本目标。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形成了既具有历史联系又各具特征的三种教育观:一是古代人本主义教育观。即以人性论、义利观和理想人格培养为主要目的的教育观念,它主张“学在四夷”、“有教无类”的开放式教育,以“教以人伦”、“别以善恶”的伦理道德为主要教育内容,坚持“修己治人”、“学而优则仕”的成才教育以及“立德立功”、“反躬修己”的人格教育。二是近代科学主义教育观。由于传统“明人伦”理想人格教育重道德人格培养而忽视和排斥科技与生产、重视德育而轻视智体、重死记硬背而轻能力培养,所以,从“西学东渐”开始,中国近代的龚自珍、魏源等思想家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教育主张,以实学的功利思想开始对儒家的理想人格教育进行反叛,标志着中国人向西方学习的最初自觉。但甲午战争的炮火摧毁了洋务派的最后期望,从梁启超到孙中山,从严复到鲁迅和胡适,他们结合中国的国民性而致力于中西文化教育差异的比较探索,提倡以科学教育、个性独立和提高国民整体素质为主的科学主义教育观,它以实用主义为价值导向,以专业技术型人才培养为教育目标。三是当代的素质教育观。科学主义教育观在我国近现代历史发展中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以知性教育为其教育理念,以科学技术为主要教育内容,注重生产知识和科学技能的训练,教育任务重在培养实用工具性人才以便富国强民,强调人的人格独立和个性发展。但是,科学主义教育并不能解决人类面临的全部问题,甚至由于其知性教育的理念而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危险,科学理性也不能完全解决人类的价值与意义问题以及人类的道德与精神信仰问题。科学技术带给人类的不仅是物质文明的繁荣,同时也造成了地球资源枯竭、人口膨胀、环境恶化……对科学主义教育观的反思,使人们开始探索新的教育观念,从而提出了素质教育的理念。

比较而言,中国的教育在方法上重教而轻学、重灌输而轻启发、重复制而轻创新,影响了学生的思维活动,压抑了学生的创造精神。因此,所谓素质教育,不仅是教育理念的革命,而且是教育内容、方法和思路的变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编著出版的《学会生存》(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年出版)报告中提出:教育应该扩大到一个人的整个一生,教育不仅是大家都可以得到的,而且是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教育应把社会的发展和人的潜力实现作为它的目标;教育要把体力、智力、情绪和伦理等各方面的因素结合起来,使人成为一个完善的人。因此,美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都开始相继实施全民教育、终身教育、学会学习的教育、张扬个性和注重能力的教育等教育模式,改革教育的评价制度。时至今日,我们对素质教育的理解还停留在肤浅、表面化和孤立的层面上,在中小学的教学实践中,素质教育被理解为“合格+特长”,在超荷的课业之外又增加了许多“特长训练”;在大学,素质教育被理解为“专业+人本”,本来系统的知识体系被大拼盘式的课程模式所取代,这种教育模式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其结果是把学生培养成无明显专业特色和职业倾向的“万金油”。

二、素质教育塑造学生知识、能力与人格的统一

实际上,素质教育首先是一种教育理念,然后才能在诸如教育内容、教育方法、教育手段等层面上落实下来。从哲学上来说,所谓“素质”,是指作为社会主体和自我主体的人所具有的从事对象性活动的本质力量,即人的德性、才能、智慧、情感和意志力等内在本质力量,它在人以外部客体或以自我为客体对象时得以表现出来。人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主体和自我发展的主体,人的素质是人的主体性得以提高的关键性要素。具体来说,人的素质表现为德、智、体、美、劳等方面,具有整体性、全面性、多样性和多层次性的特征。

因此,所谓“素质教育”,就是使受教育者在德、智、体、美和社会实践能力等诸多方面全面和谐发展,使人的人格不断完善、精神境界不断提升,主体意识不断强化、生命充满活力,人的创新能力与智慧不断升华的教育,也就是使人的本质力量不断增强的教育。素质教育强调教育活动中的价值追求,在真、善、美的统一下力图实现教育的完整价值,塑造知、情、意统一以及自然、社会、人三者和谐统一的人格和独立个性,它是一种“人的全面发展的教育”。

素质教育体现了教育的本质和目的,即教化育人,使人成为文化的存在。素质教育是一个传授知识、培养能力和提高素质的过程,素质是知识的内化和能力的升华。素质教育包括:(1)素质教育要重视品德教育。因为以思想品质和道德行为为主的知、情、意构成的精神境界的综合表现是完善人格形成的核心,品德修养是在社会共同体内使社会成员建立和维护人与人的相互关系的基本手段,素质教育就是要使人具备与一定社会关系大致相适应的道德素质,指导人们去追求一种充满理想、情趣、有意义和有价值的生活,不断提升人生的道德境界。(2)素质教育要重视智育教育,即以知识为基础的观察、记忆、想象等智慧机能的培养,它是一个人的智慧的综合表现。既要通过教育使人们继承社会文化的历史遗产,也要积极开发人们的智力潜能,形成正确的自我发展意识,培养人的想象、表现和创造能力,具有创新精神,要坚持研究和发现性学习,主动探索,激发好奇心和观察力,不断探索和发现问题,培养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使学生能够化知识为能力和智慧,形成具有自我意识和主体性思维的智慧才能。(3)素质教育要加强体育教育,即人的速度、灵敏、力量和耐力等方面的人体机能,它是人身心素质的综合表现。马克思指出,不管“生产劳动怎样不同,它们都是人体的机能,而每一种这样的机能不管内容和形式如何,实质上都是人的脑、神经、肌肉、感官等等的耗费。这是—个生理学上的真理”。提高人的身体素质,就是要树立健康概念,提高人的身体的社会适应能力、精神适应能力、文化适应能力和情绪控制能力,使每个人不仅具有健康的体魄,而且具有健全的人格。(4)素质教育要十分重视美育,因为美是完善人格形成的核心,是人对自然、社会和人自身的体验、感受和认识,是对真与善的提升,是心灵的净化,美育是一个陶冶心灵、净化道德、丰富精神、形成完善人格的过程。素质教育不仅要培养学生正确的审美观和审美意识,而且要激发学生的审美需要和审美感受,提倡高雅的审美情趣,培养学生创造美的能力,形成高尚的审美境界。(5)素质教育要特别重视社会实践,培养学生良好的实践素质,即人在与客体发生实际的对象性关系时所表现出来的具体能力。社会实践是人的存在的基本形式,因而是人的各种素质形成和发展的基础,也是实现主体客体化和客体主体化的关键环节。

总之,素质教育以人的全面发展为出发点,力图实现人的发展和社会发展的有机统一,为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提供人力资源支持。把上述几个方面结合起来看,素质教育就是要塑造学生知识(Knowledge)、能力(Ability)与人格(Personality)三者的统一,即KAP教育模式。

那么如何通过素质教育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呢?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涵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经作过丰富而详尽的论述,在马克思看来,人的全面发展就其最基本的意义来说,首先是指人能够适应不同的劳动需求,把不同的社会只能当作互相交替的活动方式,因此,马克思始终在劳动发展史中考察人的全面发展问题。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明确指出人的全面发展包括两个领域:劳动时间和自由时间。劳动时间创造了人类才能发展所必须的物质财富,而自由时间“就是财富本身”,显然,马克思所说的作为从事高级活动的自由时间,就是从事教育和接受教育的时间,它是人自身实现全面发展的前提和条件。教育是人类自由发展的保障。人的自由本性决定了人是通过教育发展自身的动物,没有教育,人类就谈不上自由发展,即使有个人的天赋,也会无声无息地熄灭掉,种族的链条就会中断,社会就会解体。在这里,教育与人的精神境界和个体人格的培养是分不开的。当然,教育并不能直接导致人类的自由发展,它的任务是为人类的自由发展提供基础,提升人的精神境界,使人意识到自己的自由和创造力,揭示出人的个体潜能之所在,并为这种潜能的发挥和飞跃凝聚起巨大的情感力量和意志力量,准备好广阔的知识前提。因此,教育从两方面给人提供自由发展的能量:一是历史教育,主要是书本和传统的教育,使人意识到自由的由来;一是环境教育,读社会和自然这本“大书”,使人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两者都是形成人的自我意识的必要条件。

在知识经济和信息技术时代,素质教育要充分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必须要注意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素质教育的对象要具有全民性和多层次性,使基于知识和网络信息技术的新经济时代的社会成员中的绝大多数人具有信息素养。在21世纪知识与信息时代,社会的发展和地区经济的增长将把教育、通讯和基础设施等无形要素也包括在内,社会成员的物质贫困正在逐渐减弱,因而,“知识的贫困”或“信息的贫困”才是具有根本性的问题,它标志着在21世纪国际生存能力和竞争能力的低下。为此,我们必须把迅速培养青少年的信息素养作为渗透整个素质教育的核心要素,高度关注与信息素养相关的媒体素养、计算机素养、艺术素养、数字素养和视觉素养的培育,以全面开发适应知识经济与信息时代需要的人的整体素质。

第二,素质教育要求教育时空的开放性,注重激活学生的心灵,开发人的心智,发展人的个性。21世纪并不意味着掌握了知识和信息就一定具有了竞争力,还必须要培养学生灵活运用知识和信息的能力,因此,培养独立自主的人格和求实创新的能力就显得十分重要。当今社会,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社会发展变化令人目不暇接,只有不断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才能使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不断提高。人的个性的全面自由发展是提高创新能力的基础,在马克思看来,一个缺乏个性的人,往往也是缺乏创新能力的人,一个压制人的个性发展的社会,必然是一个缺乏活力的僵化而单一的灰色世界。社会实践表明,独立人格的养成,正是素质教育最根本的方面。正因为如此,马克思才把“每一个人的全面自由的发展”作为未来社会的基本原则。

第三,素质教育要强调教育内容的知识性和人文性的内在统一,把人的全面发展的本质理解为不断提升人的本质力量。人的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基础,社会的综合力量是由人的主体力量的增强来实现的。随着现代社会向着更加高度综合化和专业化发展,通过素质教育培养新一代人的全面发展就显得十分重要。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教育的根本目的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要把教育的社会功能和本体功能有机地结合起来,既要坚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又要把建立理想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统一起来。素质教育要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是指人的基本素质的全面发展,注重的是人的发展的整体性;但整体性并不意味着平均化,素质教育要在尽可能提高人的全面基本素质发展的同时,突出强调以个性为特点的独创性的发展。

第四,素质教育要面向未来,要把继承性和前瞻性结合起来,在教育自身的发展中推动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教育是人类特有的文化遗传方式,素质教育与传统教育在文化传递方式上的不同在于素质教育对社会文化的传递是有批判性和选择性的,它在传道、授业、解惑时,还要担负起对良莠混杂的多元文化进行批判、怀疑、选择和反思功能;还要充分发挥素质教育的前瞻性特征,对社会文化具有积极主动的超前指向。

参考文献:

[1]夸美纽斯.大教学论[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4.1.

[2]巴克纳编译.康德教育学说[A].胡德海.教育学原理[M].兰州:甘肃教育出版社,1998.18.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88.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26卷)(第三册)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282.

(文见《教育理论与实践》2004年第12期)

上一条:中国农业大学:以班子建设推进学校发展

下一条:2006年上半年教职工政治学习安排表(双周二)

关闭